奉俊昊×是枝裕和丨亞洲頂級導演的神仙對談!
頭條

2020-02-12 00:00:00

日本電影頻道將奉俊昊和是枝裕和這兩位剛剛獲得金棕櫚獎的亞洲導演放在一起,進行了一場富有影史意義的珍貴對談。

昨天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寄生蟲》是奉俊昊時隔10年后執導的韓國電影,其制片人郭信愛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開機時,奉俊昊有一種“回娘家”的自在感,整個拍攝幾乎“沒有壓力”。


在《寄生蟲》捧回奧斯卡四項大獎之后,韓國總統文在寅發文祝賀:《寄生蟲》的奧斯卡四冠王是過去一百年里所有韓國電影人不斷努力的結果,今后政府將進一步為廣大電影人提供能夠盡情發揮想象力并放心大膽制作電影的環境,此外,他本人也非常期待奉俊昊導演的下一部作品。



可見,《寄生蟲》的成功與創作環境的寬松自由分不開關系,奉俊昊所處的環境一定令諸多電影人羨慕不已。


當然,一切都要落腳到創作者自身。奉俊昊本人極其善于學習的能力,使得他能在電影中把多種元素融合成一個嚴絲合縫的統一體,在類型片的基礎上做出了更多探索。


前段時間,日本電影頻道將奉俊昊和是枝裕和(《小偷家族》導演)這兩位剛剛獲得金棕櫚獎的亞洲導演放在一起,進行了一場富有影史意義的珍貴對談。談話中,我們可以看到,從寫劇本到指導演員,奉俊昊以迷弟的姿態不斷向是枝裕和討教創作方法。


感謝“畫外音”字幕組翻譯了這段對談視頻(見文末),拍電影網Pmovie整理了文字版供大家學習交流。





奉俊昊是枝裕和

從日韓開始講述「家族」


奉俊昊:時隔兩年再見。


是枝裕和:差不多兩年了吧。《玉子》那時候,上次還是《玉子》的時候。


奉俊昊:遲來地恭喜您,《小偷家族》得到金棕櫚獎。


是枝裕和:謝謝,以及真心恭喜您了。


奉俊昊:電影節第二天,您就立馬給我發了祝賀郵件,很感謝您。


是枝裕和:真的嗎,您客氣了,不過說真的,我認為無論得獎與否,都不會影響到您的評價。但這回您的作品是首次獲得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實在是非常好的獲獎時機。


奉俊昊:而且恰逢今年是韓國電影百年,所以感覺更有意義。《寄生蟲》拍攝是去年5月18日開始的,當時拍攝大概第一周,應該是一兩周的時候,得知您獲獎的消息非常開心。但因為當時正在拍攝有點暈頭轉向,沒能給您送去祝賀,現在覺得很抱歉呢。


? ??

是枝裕和:言重了。


如何指導演員


奉俊昊:還有就是雖然這事需要小心翼翼去對待,但還是不得不提,在當時9月《寄生蟲》拍攝即將結束的時候,我平時就非常喜愛的樹木希林女士的訃告,在那時候通過新聞看到,特別震驚,那時候是拍攝快要結束的時候,要說為什么會提到這個事情呢?在我拍完《寄生蟲》以后,是在那以后才有機會去看《小偷家族》,所以從一開始看電影的時候,就是在得知希林女士已經離開我們身邊是在這個狀態下看這部電影,所以在看電影的時候感覺很不一樣。雖然一開始就說這么讓人難過的事情很抱歉,但是畢竟您和她在眾多作品都有合作,包括《步履不停》《比海更深》,最后一起工作的過程還有您的感想是如何呢?


《小偷家族》劇照,樹木希林(右)飾演奶奶初枝


是枝裕和:回想當初《步履不停》上映時,從您那里收到了寫著很長感想的郵件。其中就有您對她在片中演出的稱贊,我在收到后立刻念給她聽,她本人也非常喜歡《母親》,我想她之所以會熱切地談論這部電影,也許她是一邊想象由自己飾演其中母親的樣子,一邊去關上這部電影的吧,我曾暗自期待過,能有她跟您合作的一天,卻沒能實現,實在是非常遺憾。



奉俊昊:雖然很遺憾我沒能跟她見上面,她在《小偷家族》里頭那特別美的海邊戲,在那里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對這眼前一切說著感謝的樣子,當然全世界觀眾應該也有這樣的想法,對我來說那也是樹木希林女士最后的告別。成為了那樣的場景,讓我記憶特別深刻,希望您可以聊聊拍攝這場戲那天,很好奇自言自語那部分的演繹,應該也有和您探討過以后再拍吧。


是枝裕和:但那句臺詞實際上是她的即興發揮,劇本里是沒有的,拍攝是在2017、2018年的時候,她的病情算是穩定了下來,其實我也沒想過那就是最后一次合作了,但現在回想起來,算上一些小角色,我們已經在六部作品中共事過了,她也多次對我說:“老是拉我出來拍戲我也很為難啊。”也許在她的心中已經感覺到,這就是最后一次了。關于拍攝的順序,其實這次拍的時候,拍攝《小偷家族》時,其實不是按照順序來拍的,在海邊的鏡頭其實是在第一天就拍好的,在拍攝的第一天,她就必須先拍電影最后一幕,在克服了這種十分艱難的狀況后,反過來在冬天的拍攝開始時,她健康稍有恢復后再補拍前面的鏡頭,就是這樣一個過程。在順序不對的狀況下拍戲,而她演出了“終于抵達了那片海”的感覺。她作為演員實在是令人敬佩,最后的即興發揮中她的那句謝謝,在電影完成后重新觀看時,果然能看出其中包含了許多意義,不止是關于電影本身的類似“最后的話”的內容,我也感覺到了,即使是在現在回看時也依舊會感到難過。

? ??

奉俊昊:對我來說正如剛才說的那樣,她已經離開了我們,因為是在知道這個事實的狀態下首次去看電影,那場戲那句臺詞,就是即興的那個部分,真的讓我感受到像是對我們做出最后告別,讓我心中更多了一份感傷。在這個時候我特別好奇的是,在最后在巴士上那場戲,祥太他不是自言自語嘴里念叨著爸爸嗎,車外中川雅也一直在奔跑,在那里也是自言自語的,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樹木希林女士那場戲是即興的,是因為在那里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所以才會故意在最后設定祥太的部分也自言自語嗎,我個人是覺得這兩次自言自語都很重要。還是說祥太的部分是本身劇本里頭就有的內容,聽您說完以后讓我突然很好奇了。

? ??

是枝裕和:本來的標題是“放聲呼喊”這樣的名字,像是無法說出聲的許多感情與語言,轉變成語言之前的感情一類的,怎么說呢,每個人都懷抱著這類事物,我的想法就是將這些描述出來,只不過在臺本上最后的“爸爸”這句臺詞,是因為我想讓少年以無法傳達給父親的形式說出口,怎么說呢,只有這個是必須的,臺本只有最后是固定的。所以樹木希林女士很有可能是在知道標題后,在看到這個鏡頭時,她自己也有某種感覺,覺得雖然無法表達出聲,只能說給自己聽的話,雖然我還沒有在臺本上寫出來,我想她是覺得如果她去說的話,她應該會這么說吧,所以才會說“非常感謝”這句臺詞,我想一定是這樣的。像這樣對劇本進行深度解讀分析,為了將這部電影部分引導至所想達到的主題,而進行了即興表演,我想這就是她最厲害的一點。那一句話大概是被祥太的臺詞所引發出的她自己的思考。

? ??

奉俊昊:對此我也深有同感,我覺得這是名演員們的共同點,像是看宋康昊演戲的時候也會發現,就算是偶爾的即興發揮,說出一些即興的臺詞,也不是單純為了讓那個場景搞笑,或者說為了凸顯自己才去進行即興表演。雖然是即興的瞬間,反而是強化了整部電影,給人的感覺就是將導演想要闡述的主題更為強化了。真的我們現在在聊的這些著名演員,對我們這些導演而言,可以說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也覺得會讓我們導演想要跟他們探討表演想要去依賴他們。但是另一方面,您是怎么跟兒童演員們拍戲的呢,我覺得這個事情特別神奇,我覺得吧,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導演和導演您,您們兩位導演在引導兒童演員去演戲這方面,真的可以說是讓人驚嘆的大師級別,我經常對此感嘆敬佩不已,這次也是帶著祥太與百合兩位兒童演員展現出了讓人贊嘆的面貌,雖然這是很概括性的提問,但是在這方面確實有很多想要向您請教的。


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

? ??

是枝裕和:剛才聽到把我跟阿巴斯導演放在一起感覺有些不妙,居然能被相提并論,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 ??

奉俊昊:把這個問題稍微再具體化一點,先來談談飾演祥太這位孩子您是在哪里發覺的吧,他本身就是演員嗎,還有在《無人知曉》里面的柳樂優彌也是,在當時也讓人感到非常震驚的少年,您到底是怎么找到的呢,就是看著他們就會覺得,他們比大人還要更滿懷心事,感覺像是早已背負很沉重的人生包袱,孩子們與我們對視的眼神中透露出這種感覺,到底您是怎么發掘到他們的,首先想要了解這個。

? ??

是枝裕和:要說城檜吏君的話,雖然他幾乎沒有演過戲,該怎么說呢,是少年偶像團體的成員,是團體中的成員,在團體中唱歌跳舞,是叫做STARMEN KIDS的團體中的成員,他來參加了試鏡,當時是先坐下了,幾乎是坐下的瞬間我就覺得“啊,就是這孩子了。”柳樂君也是這樣的,相對于演技是否優秀,我想拍這孩子,就拜托給他了,這種感覺更重要。選男孩子時,很多時候都是依靠直覺吧,之后要做的就是相信直覺,這次也是一樣。在拍攝過程中,他的表現力也漸漸的變得豐富起來,也從周圍的大人身上進行吸收,如此一來,成長也非常快速,感覺比優彌還要快。



奉俊昊:在拍攝過程中個頭什么的也會長吧?

? ??

是枝裕和:但是城檜吏君還是沒有,雖然現在已經是中學生了,但是拍攝過程中并沒有太大變化,反而是年紀更小的小美雪,那位飾演百合的女孩,在拍攝第一天掉牙了,門牙的下牙掉了,當時我還覺得說怎么辦啊,就想說,那干脆拍個掉牙的場景吧,于是才忽然就有了百合牙齒掉下來的時候,戴假牙的奶奶就去世了,這樣的劇本,也是一種不得已下的對策,根據掉牙這個設定,重新改了下劇本。

? ??

奉俊昊:反而這樣讓電影的寓意變得更豐富更好了呢。


是枝裕和:是啊,最開始見到那孩子的時候她才4歲,拍攝時滿5歲了,那時還沒有把全部劇本給她,都還不知道故事會如何發展,就參加了拍攝,在奶奶去世之后,故事漸漸的往悲劇發展。在那之前都還十分歡樂的,每天來參加拍攝,然后奶奶去世合,進入了她要接受詢問的狀況時,像是奶奶的事情要來保密哦,提到去海邊的事也要說是5人一起去的哦,把這些告訴她之后就開始拍攝,但一喊開拍之后,她覺得自己會忍不住說出來,感覺沒有自信了不想演。怎么說,那時她真的實際的自己跟自己的角色設定,已經融為一體,會覺得說“不想演難過的鏡頭這樣,變成了這種狀況,為此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去等她,拍攝也停止了4個小時,有好幾次都出現了這種狀況,即使這樣周圍的演員們業提供了愿意等待的環境不會強求她去表演,把她的這份真實的感情加以利用了,這方面其實我也稍微有些罪惡感,就是這樣也一邊將其融入作品中。



奉俊昊:要有能夠等待的環境和柔軟性,孩子在電影中非常自然真實的姿態,才能被打造出來啊,哦很深刻感受到這一點。


是枝裕和:是的,孩子們需要的就是等待。


奉俊昊:您很經常以家族為主題來拍攝作品,這次感覺更加正式向日本或者社會系統本身,某種分界線沖突的領域進行擴張,在那里從一開始就放入自己的主要目標,是帶著對主題的野心開始拍攝的嗎?還是自然地想著這樣的人物、場所、狀況會怎么樣呢?自然而然地展開呢?我很好奇一開始寫劇本的時候。

? ??

是枝裕和:一定要說的話是前者吧,在《比海更深》里所有一切都在家中,事件與故事都是在此發生展開,真的就是所謂的家庭劇,都是只在家中展開的故事,是以此作為方向,在此條件下拍攝完一部電影后,在那之后再想講述有關家庭的故事,就能夠將視點提到更高的水平,去展現社會之中的家庭,如今是如何被解體的,像是這種故事,這正是講述產生摩擦并遭遇解體的家庭的方法,我是這么想的。沒有血緣的人們,在某個時刻因為犯罪而相識,集結在一起,此時我們的家族觀念,或是正義感之類的,就會導致那個家庭瓦解。我最開始所想的就是講述這樣一個故事。


不畫分鏡的侯孝賢真的很可怕

? ??

奉俊昊:《比海更深》和現在的天氣有點像,在公寓里度過一夜的故事是非常詩意的故事,如果說那是詩一樣的感覺,《小偷家族》在我看來有點像人類學報告,日本還是世界任何一個社會,終究承受不住的個人和家庭的某種細膩的狀況、細節,存在著承受極限的系統的故事,是這樣展開的故事情節,我看著電影覺得很驚訝,在是枝裕和導演的諸多家族電影中這是新的境界呢,我對這一點非常的驚訝,同時感受到了電影的那種興奮。



我最近讀了導演您寫的書,那本自傳,名字叫什么來著(編注:《是枝裕和》),看導演的自傳講到以前和侯孝賢導演見面的時候,導演給他看了故事腳本,侯孝賢導演說為什么要這樣先弄好分鏡,到現場看過演員表演之后,再定攝像機的位置就好了不是嗎。侯孝賢導演那樣說的時候,您說您感覺非常沖擊,歲月流逝,現在您幾乎已經到達了那樣的境界了,現在完全就不依賴于分鏡。

? ??

是枝裕和:是的,那個時候真的是被批評了,所以我真的很震驚,對方是我最喜歡的導演,讓對方看了我完成的電影,內心還是有些想要受到表揚的,哪怕只是客套話也可以,我那時想得到表揚,因為那時我才出道不久,結果卻聽到“您在畫分鏡啊,在進入拍攝現場之前,您畫了分鏡圖對吧”,我回答說是的,然后因為當時是通過翻譯來傳達的,所以對方的意思也較為溫和的地表達給了我,對方意思是“在觀看演員的表演之前,您能明白要怎樣,從哪里開始拍攝才是好的嗎。不先讓演員動起來看看,您是不可能知道該從哪里開始拍的,您明明是拍紀實片的,卻連這個也不明白嗎”。對方就像這樣微妙地批評了我,我當時真的非常震驚,從那以后我變得沒法畫分鏡了,因為實在很害怕,那時我變得有些膽怯,于是便放棄了,甚至有種就算畫了也要馬上丟掉的感覺。如今也以此作為向導,保持著畫了就扔的感覺。不過回想起來,能被批評真的是太好了,真的,讓人非常感激。



奉俊昊:侯孝賢導演真的是很可怕,我雖然也就只拍過7部電影,最近經常炫耀說水平現在還在那里,我照著我畫的分鏡都拍完了,完成的電影和我的分鏡沒什么區別,就愛這么到處炫耀,看來我的水平還停留在那里呢。


是枝裕和:您十分擅長畫畫啊。在畫分鏡圖時,就拿《寄生蟲》來講,您是什么時候畫的呢?是在決定好拍攝地點和完成布景之后全畫好,還是說在那之前就畫好了呢?


韓版《寄生蟲》劇本+分鏡頭

? ??

奉俊昊:我一直以來寫的故事腳本都是適合于實際空間的,當然現在外經場地也確定拍攝布景設計確定后,圖紙或者CG將布景構造全都完成之后,再來寫故事腳本,在那之前寫的其實都沒有什么意義,我覺得。

? ??

是枝裕和:明白了,就是在那個空間前提下去畫。

? ??

奉俊昊:特別是《寄生蟲》富人家和窮人家都是布景,窮人家周圍環境也全都是布景,所以和美術導演密切溝通后,提前用3D在電腦程序上,用3D把所有房子的構造都做好了,特別是富人家,電影60%都是在那里拍攝的。如果沒有那個準確的構造,就沒有辦法畫分鏡。于是將那個房子幾乎原原本本縮小在電腦上,做出了房子的數字模型,模擬了攝像機的位置來準備的。



是枝裕和:全部都是布景嗎?

? ??

奉俊昊:都是布景,除了道路全都是布景。

? ??

是枝裕和:好厲害。

? ??

奉俊昊:所以制作費超支了很多。

? ??

是枝裕和:不,那個,這樣啊,那個半地下的優秀設定。我是想過可能從那個家的視角看出去的都是布景,連那個家也完全是布景啊。

? ??

奉俊昊:電影大部分的故事,和諸多秘密的故事都要在富人家展開,只能提前花功夫對那里進行準備,寫劇本時已經有大致的構造,我已經在腦海中整理好,然后給了美術導演基本的房子構造。



《小偷家族》中那個房子也在電影中占據了70%以上的分量,您是怎么準備外景和布景的呢?我看的時候就很好奇。

? ??

是枝裕和:那個家本身是實際存在的,是實景吧,從圍繞著玄關的走廊外面向里拍攝的鏡頭來說是實景,同一個房間布局用的布景來制作。那個家那里已經不能住人了,雖然是家,留在那個家里的隔扇和家具,把還能再用的東西用布景的方式帶入,然后再現。

? ??

奉俊昊:我們也在貧民區使用了大型布景,諸如門窗這樣的材料,是實際首爾市內老舊的拆遷房子,美術導演經常去籌措,這方面的感覺是類似的。



一般會在哪里寫劇本?我會在這樣的咖啡館里寫,咖啡店里寫。您主要在辦公室寫嗎?


寫劇本,周圍要有人

? ? ?

是枝裕和:其實在事務所幾乎沒寫,是在飛機上等地方。

? ??

奉俊昊:飛機上嗎?

? ??

是枝裕和:是的,新干線里之類的。還有在國外語言不通的咖啡館里寫的。總覺得周圍有人的話,可能您和我一樣吧,周圍有人的話,反而不會有干擾的樣子,這樣的空間反而最讓人能夠進行下去。

? ??

奉俊昊:挺像的呢,我也沒辦法在獨自孤立的地方寫,我要是一個人呆在宿舍的話,會一直像熊一樣躺著,背靠著躺著,然后躺著睡過去。但是在咖啡館寫就不能躺在地上,所以我經常在咖啡館的角落里寫劇本。



您會帶著筆記本電腦出門嗎?我主要是用平板來寫,用無線鍵盤。

? ??

是枝裕和:我是手寫的呢,一開始的時候還是手寫的。

? ??

奉俊昊:用筆嗎?

? ??

是枝裕和:是的,幫我抄寫的助手,我給他拍下來發送過去然后對方謄寫下來,我收到后再用手寫修改,非常麻煩別人的方法。

? ??

奉俊昊:我如果是出版社社長、編輯的話,我可能會把您親筆寫的臺詞原原本本地出版,把影印本出版了。在日本有這么出版了嗎?

? ??

是枝裕和:沒有。

? ??

奉俊昊:您沒想過要給演員們手寫的筆記本或者原稿嗎?在演員的立場上看著那個那個感覺,導演的字跡就這么作為劇本,應該會深受感動的。

? ??

是枝裕和:那個啊,因為在拍攝中經常修改劇本,于是就手寫了“對不起又修改了”這樣的信,把它夾在里面,像辯解一樣。“因為您的演技太好了,所以劇本改了。這樣的信我寫了很多。


暢聊合作過的天才演員

? ??

奉俊昊:所以演員們充滿活力,令人驚人的樣子,是因為您對待演員真摯的態度。導演您的電影中演員形象和角色形象都散發著光輝,應該這么說嗎,《小偷家族》其實也是,雖然我不太了解安藤櫻,但看過電影之后非常驚訝,因為很多感覺交織在一起。


安藤櫻

? ??

是枝裕和:其實我也特別震驚。

? ??

奉俊昊:這是第一次合作嗎?您們之前是否合作過呢?

? ??

是枝裕和:請她出演是第一次。

? ??

奉俊昊:剛才提到安藤櫻在接受警察調查時突然流下眼淚,雖然很多人說過這是一個名場面,但我覺得除了這場戲之外還有很多戲都是很驚人的。還有一場突然想起來的戲,她進了監獄之后,祥太和中川雅也一起和安藤櫻面會的時候,那個時候的臺詞和表情都特別好,“我們對這個孩子還不夠盡心,我們沒辦法把這個孩子養好。”安藤櫻坦白的時候,她的表情有點像近藤先生以仰視的角度拍攝的,看到的時候非常驚訝,就覺得演技真的非常,雖然不清楚她是用怎樣的方法來貼近角色的,但我覺得她是一位非常細心的優秀的演員。



是枝裕和:確實這樣啊,我也這么覺得,那個很不可思議,那一場戲我也覺得她真的很出色,在現場交談的時候甚至有點驚訝了,坐在那個位置說的話,和進到里面去哽咽地說著“再見”然后消失,稍微展示了一點笑容,她提出的問題是,“表達感情的配比是要6:4還是7:3,大概是什么程度呢?”是這么問我的。我告訴她,那我們先試試6:4吧,而最后用那個鏡頭是7:3,前半段用了稍微強一點的感情來表現,走到里面的時候稍微減少了一點,可以說是非常數學化的表現,微妙地,可以說是將情感的釋放方式改變了,也不是說所有的場景都用這樣的方法,但是要提到那一場戲的話,眼前和里面的比例,要用怎樣的感情分配來表現,她是有在計算的。我覺得很有意思。


奉俊昊:非常驚訝啊,我之前推測她可能是一位靠本能演戲的演員,出人意料的是,她還是一位采用了數學式的方法,做了充分準備的演員。

? ??

是枝裕和:說真的,她還有我稍微抓不準的地方呢。

? ??

奉俊昊:之前和宋康昊前輩在聊天的時候他也提到過,“我其實會不斷練習,做很多準備。”即使有些時候的表演看上去像即興發揮或本能的爆發,但其實他也已經在家里練習過很多遍,一會這樣演,一會那樣演,也花費了很多練習的時間,他有這么說過。

? ??

是枝裕和:剛才稍微無意中聽到,說您喜歡廣瀨鈴。

? ??

奉俊昊:我很喜歡《海街日記》,雖然我本來就很喜歡導演的作品,但《海街日記》是我特別喜歡的一部電影,電影里廣瀨鈴的演技也很驚人,我覺得有了她,這部電影才能成立,就覺得這個少女是寶石般的存在。


您的電影經常討論“不在”,丈夫消失了,家中的長男死了,還有像是母親不回家,電影集中于一個“不在”的狀態中。當然《海街日記》也是在“不在”里的,父親死后兩家的女兒們相遇了,應該說劇情反而變成了對“存在”的贊頌嗎,這個少女的存在就是一種喜悅,這個角色由廣瀨鈴擔任,像寶石一樣散發著光輝。


廣瀨鈴

? ??

是枝裕和:是這樣的,不過真的,那部電影里她真的被各種東西所祝福著、她的“存在”被祝福著,雖然是以痛的形式。她真的是身體素質高,耳朵又好,可能吧。不久后,現在可能只能用日語表達,可以說是一種超越了語言的壁壘。雖然希林女士沒有實現,我希望務必要在奉導的電影里見到廣瀨鈴。


奉俊昊:希望哪一天能夠到來,《第三度嫌疑人》中廣瀨鈴又飾演了完全不同的角色,但《海街日記》和《第三度嫌疑人》的拍攝間隔大概有一年,在這段時間內她變得非常成熟,成為了一位有魄力的演員,所以我當時非常驚訝,當時是以不同的工作方式還是不同的接近方法來演戲的?


是枝裕和:其實我什么都沒做,真的什么都沒做,我覺得她真的很厲害。她也是《第三度嫌疑人》的時候,在片場完全不拿劇本的人,全都記在腦子里了。


奉俊昊:她的專注力的強度,當然也有一部分是因為電影的氣氛完全不同,是專注力的強度不同嗎?她給我的感覺完全變了,還有李相日導演的《怒》這部戲也是在《第三度嫌疑人》前后,廣瀨小姐也在里面呈現出了完全不同的面貌,我很期待她將來的表現。


是枝裕和:時隔許久,這次《寄生蟲》在韓國進行了拍攝,在這期間您拍攝《雪國列車》和《玉子》,以此作為經驗,這次您久違的在韓國用韓國的演員,也就是所謂的用母語在自己出生的國家拍攝,那么那兩部外國電影,以什么形式影響了《寄生蟲》呢?


奉俊昊:拍攝那兩部電影的時候確實非常辛苦,從現在看當時辛苦的原因,不是因為在外國,不是因為外語臺詞,是因為電影的規模有點大,作為導演我覺得有些負擔。《雪國列車》的制作費用大約是400億韓元,《玉子》的預算大概在620億韓元,電影本身的分量規模變大的話,龐大的預算是會給導演帶來負擔的。


《玉子》


比起在韓國,在外國拍攝還是預算帶來的負擔更大。至于語言的部分,在《雪國列車》之前,我就在《震動東京》和香川照之、蒼井優等日本演員們合作過。即使我不大會日語,和優秀合的翻譯一起拍電影的時候,有時候會和演員們分享一些細膩的感情表達,一起交流,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有點害怕,但是做著做著就覺得容易了,“原來我們在分享著相同的感情、感受”好像拍攝的第二天突然感受到這一點,從那之后就變得非常輕松了。所以《寄生蟲》在韓國拍攝的時候,不需要翻譯就可以拍攝,雖然非常方便,但是那不是決定性的部分,每個導演對于電影規模是否適合自己都會有不同的考量,我覺得《寄生蟲》《母親》這樣的規模對我來說是最合身的衣服的感覺。


是枝裕和:提到演員的表演我也非常同意,非常同意,我也是在完全不懂法語的情況下到片場去的,看了以后也會覺得,啊,剛才那個真是優秀的演技,剛才那個有點感情不到位或者是用力過猛,能夠捕捉到理解這些的真實感受。


我還是在09年、08年與裴斗娜合作拍攝的時候就想過,果然我也想拍出這樣能夠超越語言的電影,想象力和價值觀能夠共享的話就能超越語言,這樣的感覺很強烈,所以這次也想著要挑戰一下。


有一點很難的是凱瑟琳·德納芙,她是非常自由的演員,明明完美地掌握著距離,在這距離中能說出完全不同的臺詞,這種情況下我喊了CUT的時候,能表現出非常具有節奏的感情。問了翻譯的人,回答說“嗯,完全和劇本不同的臺詞。”這樣的情況屢次發生,那種時候就非常困擾,話語本身發生了變化的時候,就非常困擾。即使這樣最終還是拍到了非常好的鏡頭,算是在法國促成了非常好的拍攝合作。


凱瑟琳·德納芙,《真相》劇照


奉俊昊:我的《寄生蟲》也要在日本上映了,應該也很快會再到東京來,上次《玉子》上映的時候也見過了,希望不久之后還能再見面。


是枝裕和:謝謝。

奉俊昊:謝謝。


(對談視頻)


相關閱讀:
獨家編譯丨奉俊昊專訪:韓國首部金棕櫚是如何拍出來的?
奉俊昊對談濱口龍介,教給了我們什么導演技法?
《寄生蟲》剪輯師:奉俊昊寫劇本時就在腦子里剪輯了
《寄生蟲》制片人:奉俊昊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輕松拍攝
2020奧斯卡公布,《寄生蟲》創造歷史!


入群/合作/投稿:pmovie-learn(微信)

課程咨詢:pmovie_peixun(微信)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内蒙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