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指導詳解《隱秘的生活》的詩意美學
頭條

2020-02-08 16:50:45

如果一棵樹倒在了森林里,它會發出聲音嗎?

如果一棵樹倒在了森林里,它會發出聲音嗎?

這是導演泰倫斯·馬力克在《隱秘的生活》中探索的修辭格言。在電影中,倒下的“樹”是弗蘭茨·杰格斯塔特(奧古斯特·迪赫飾)。當祖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吞,這位奧地利農民的虔誠和道德受到了終極的考驗。

merlin_165534831_f98ad7a7-772a-4da3-95ca-9f9eaa4ba50d-superjumbo

杰格斯塔特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人物,生于1907年,在1943年去世。他在戰爭時期被征召入伍,但是拒絕對希特勒宣誓效忠。他認為希特勒是具有危險思想的反基督者,而這種出于良心的抗議行為讓他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杰格斯塔特在馬力克的電影中由奧古斯特·迪赫飾演,他是個沉默寡言的人。這位安靜的英雄開口說話的時候,大多數是德語(沒有字幕),有的時候是英語。其中有些對話和敘述則是摘自真正的杰格斯塔特在被捕入獄后寫給妻子弗蘭茨斯卡(簡稱范妮)的信。

范妮留在了他們田園般的阿爾卑斯小鎮,農耕生活的自由與監禁的孤獨折磨形成了對比,鮮明地體現了杰格斯塔特的犧牲。

這是一個普通殉難者的故事,在電影中馬力克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抵抗是徒勞的,如果它救不了任何人,如果它在沒有產生任何影響的情況下被遺忘了,那它還重要嗎?

a_hidden_life_2

電影中的沉默是有意為之的。馬力克的電影風格始終是通過意象來提升電影(的意境)。而攝影指導約格·威德默所拍攝的影像在傳達電影思想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從2005年的《新世界》開始,威德默就在馬力克的電影中擔任掌機,他是馬利克抒情及意識流影像風格的有效通道。在《隱秘的生活》中,威德默用馬力克標志性的掃視鏡頭捕捉到了壯麗的風景和短暫的欣喜。

這部電影是馬力克第一次完全使用數字攝影機拍攝的作品,大部分場景都是自然光照明、即興拍攝完成的。針對這些,我們和約克·威德默進行了更加深入的談論。

p2582192271

約格·威德默在拍攝現場


問:你在馬力克早期的幾部電影中擔任掌機。觀察他的拍攝方法,是否讓你為拍攝這部電影做好準備?這是你第一次擔任攝影指導?

威德默:我們認識有很長時間了,所以我們發展了Chivo(艾曼努爾·盧貝茲基,是導演泰倫斯·馬力克長期合作的電影攝影師)在這幾部電影中使用的拍攝方法。總的來說,我們一直在冒險。

不同的是,作為攝影指導,我更多地參與了電影的準備工作,包括選擇拍攝地點和畫面風格。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參與到后期制作當中也是非常重要的。在調色上我幫了很多忙。


問:馬力克是如何讓你參與到這部電影中的?

威德默:泰瑞(泰倫斯的簡稱)讓我讀了一本關于弗蘭茨·杰格斯塔特和他妻子的書,他告訴我他想拍一部關于這個真實故事的電影。他想展現一個你沒有聽說過的英雄,一個不會被載入史冊的人,因為他的故事對世界來說似乎毫無意義。這個方法已經很神奇了,我就知道這里面有東西。


問:與其他電影制作者相比,馬力克以及你自己的拍攝方法有什么特別的不同之處?

威德默:和泰瑞一起工作很愉快。和他一起,你會發現這個世界,所以無論劇本上寫了什么,每一天都是一次冒險。你永遠不知道這一天會如何結束。我們有一天的計劃,但是考慮到天氣的狀況、孩子的情緒或是其他挑戰,它不一定會以劇本上的方式結束。

這其實很有挑戰性,因為你會遇到你沒有準備好的事情。但是你也會從演員的自發表演中獲得難以置信的回報。我們拍攝的時候會使用最小的設備,因為如果它永遠不會妨礙你,你就可以真正地對發生的任何事情做出反應。


問:你使用了哪些設備,為什么它們會讓你更加靈活?

威德默:這是泰瑞的第一部數字電影,我們用了兩臺RED EPIC數字攝影機。我們使用的鏡頭是ARRI Master Prime系列鏡頭,主要使用的是12mm鏡頭,長鏡頭使用的是16mm鏡頭,有的時候還會用到Ultra Prime 8R(8mm T2.8)鏡頭。

為了拍攝電影中黑暗的空間,我們設置了一臺低照度攝影機。相應地,我們為日光和明亮的空間配備了高照度攝影機,以獲得最高分辨率和清晰度的天空。

WX20200203-143718

有些是斯坦尼康,有些是手持拍攝的,有些使用了滑塊和滑軌。最重要的是你能夠在一秒鐘內從一個設備切換到另一個設備。

永遠要遵循現有的信息。如果你用現有光線拍攝,就要符合你所得到的條件。比如,歐洲的云層通常會比德州的要多,所以你必須要做些你在大晴天不會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我們有的時候要在黑暗的地方進行拍攝,比如說山里的農舍,那里的窗戶很小。但是我們已經為此做好準備,可以巧妙地利用現有的光線。

WX20200204-180406

問:具體來說,在黑暗的空間里,你如何利用自然光來增加曝光范圍?

威德默:有的時候我們會用小LED燈來增加畫面的對比度。我們會在適當的時間來使用這個空間。比如,你不會在晚上5點拍攝朝南的窗戶,因為這樣你會失去一些“魔力”。你必須非常巧妙地利用陽光。

我們使用了雙攝影機系統。在室內拍攝的時候,我們會使用OLPF光學低通濾鏡,它能讓你在黑暗中獲得更多(畫面細節),但是在天空分辨率和清晰度的呈現上要弱一些。所以出去以后,我們只是交換了攝影機。

如果你從非常暗的空間進入到明亮的地方,你必須改變光圈。DIT部門的克里斯做得太好了,他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因為在樣片階段,所有數據都正確設置是非常好的事情。這是系統的一部分,DIT在不停地改變光圈,因此我們能夠拍攝非常長的鏡頭。

p2582192272

《隱秘的生活》拍攝現場


問:有一個鏡頭持續了將近45分鐘,你是如何拍攝這些長鏡頭的?

威德默:一般來說……一個足球運動員也要踢滿90分鐘,這你知道嗎?你只需要做好準備。我們拍的是數字,因為你可以拍攝這些長鏡頭。拍攝長鏡頭讓你有機會獲得其他情況下都可能得不到的表演。它變成了一個令人興奮的過程,你會看到劇本里沒有的事情發生在鏡頭前面。這就是泰瑞拍電影的方式:他不太拘泥于劇本,而是讓演員做他們要做的事情。


問:這是泰瑞第一次拍攝數字電影,和他一起經歷這種轉變是什么樣的感覺?

威德默: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用數字攝影機拍攝了。在電影《歌聲不絕》和《圣杯騎士》里,黃昏和夜晚的部分有些是用數字拍攝的。這是馬力克第一次用數字拍攝了整部電影。我們對它進行測試并展示給他看,讓他自信地邁出這一步。膠片有它特定的感覺。但是現在你可以在后期制作中處理數字素材以獲得類似的結果。這是幾年前都還沒有的一項新技術。

p1591231470

《圣杯騎士》拍攝現場


問:你是如何參與后期工作的?

威德默:DIT部門參與了我們的拍攝工作。每天晚上,我們都會對樣片進行調色。這給了我們大量可以在后期制作中使用到的元數據。多虧了DIT,這些元數據已經有了我們想要的畫面風格,剩下的就交給后期調色部門了。


問:電影中有很多偉大的觀點,大部分都是形而上的。你是如何將這些觀點搬上大銀幕的?

威德默:泰瑞非常擅長隱藏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比如,電影中我最喜歡的場景是行刑。這聽起來有點奇怪,因為你并沒有真正地看到行刑。泰瑞非常厲害,他只是給了你一個行刑的觀點,但是沒有強迫你去看。我覺得這種拍攝方式在情感上更加強烈。你只會看到幕布,然后看到斷頭臺,但是你沒有看到死刑。這個場景會讓你流淚,它是如此悲傷。

WX20200204-165336@2x

在泰瑞的電影中,那些沒有被看到的(事件)更多的是用意象來暗示。比如手的觸摸,也許是風吹過的樹,或是流動的河流。和演員的一個特寫、一句對話一樣,所有的標識和意象也是在敘述故事。如果天空中出現美麗的云彩,相比于聽他說話,有的時候這個意象更能夠告訴你人物的情緒。

在不拍攝演員的時候,我們總是在找尋這些意象。我們的設備不多,這意味著我們可以自由地去任何我們認為合適的地方進行勘察和拍攝。


問:回到泰瑞的即興風格和長鏡頭,演員們是如何適應這種方法的?這會影響到你拍攝他們的方式嗎?

威德默:因為這部電影使用的是自然光,我們要小心地捕捉畫面對比。我們必須確保在人物的背后,世界是黑暗的;而在他的面前,世界是光明的。我們一直堅持背光原則。

WX20200203-151319

一個靈活的燈光師讓一切都很輕松。攝影機跟隨在演員的身后,斯坦尼康或是手持拍攝。有的時候要拍攝更廣角的鏡頭,我們還會用到滑塊。

奧古斯特·迪赫從一開始就欣然接受了這種拍攝方式。作為一個演員,你已經習慣了說臺詞,走到特定的位置再走回來,然后做個20來次。但是在這部電影里不是這樣。

拍攝結束以后,迪赫說:“這是第一次,我沒有演戲。這是第一次,我就是這個角色。”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WX20200203-150418


本文由電影攝影師編譯自:nofilmschool.com

原文作者:Emily Buder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内蒙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