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身說法:在北電和中戲學編劇是怎樣一種體驗?
佐爾巴

2019-09-10 00:00:00

我有故事,可以做編劇嗎?


學編劇,到底是去中戲好還是北電好呢?如果有機會讓你選擇,你會考慮哪個學校?



這兩所學校分別代表了國內戲劇和電影的最高學府,同樣教編劇,它們在教學風格上確實存在鮮明的差別。


網友們曾就這個問題展開了激烈的爭論,有人在綜合他們的答案再求證兩所學校的在校生,分別總結了這些教學特點:


北京電影學院編劇教學


先寫故事,看電影的多,與市場緊密接軌,思想開放,機靈有創意,腦洞大開,每個專業都注重拍攝,以電影為主,偏向類型片,偏重畫面感……


中央戲劇學院編劇教學


先寫敘事散文,讀書的多,大量的文學類閱讀書單,寫讀書筆記,把文本讀透,把人性讀透,學風嚴謹,寫作基礎扎實,以戲劇為主,漸漸轉向電視劇,偏向文藝片,偏重人物情感……


看完之后,是不是更難抉擇?當然如果有可能,同時到中戲和北電學習編劇,吸取兩所學校的教學精華,那就完美了!


在最新一期后浪劇場中,我們邀請到后浪·拍電影網最受歡迎的編劇課老師韓佳彤老師韓老師本科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影視導演專業,碩士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電影劇本創作及理論專業,對于我們開篇提到的去中戲還是北電學編劇更好這個問題,韓老師是如何回答的?對這兩所學校的教學方法,韓老師又有怎樣的評價?另外,還有很多朋友都比較感興趣的話題,比如,“我有很多讓自己感動的素材,但是寫出來之后為什么就打動不了別人?”、“如何掌握類型電影的技巧并實現類型創新?”,還有“到拍電影網學習編劇課,可以學到哪些東西?韓老師如何針對不同的學生因材施教”……


以下是本期后浪劇場《我有故事,可以做編劇嗎?部分文字摘錄,完整訪談內容請點擊“這里”收聽節目。



我的素材那么真實,那么動人,為什么寫出來別人看了不感動?


韓老師:我覺得每個人心目當中都有一個自己的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想通過故事表達的一份情感,我覺得不單是編劇有這樣的沖動,我相信任何一個人但凡他有過生活的體驗,他一定會對生活有自己最直觀的感受。我們表達感受的方法其實有很多,比如有人通過畫畫有人通過跳舞,有人通過作曲,方式很多,我覺得編故事只是方式之一,走進編故事的行列其實更容易一點。我們都會寫,我們都有基本功,這是九年制義務教育帶給我們的條件,我們打小就會寫記敘文寫日記,我覺得這其實給了我們很多很好的提煉素材的方法。


電影故事跟寫記敘文、寫日記的敘事其實還是不同的,它在這個過程當中可能會增加一些關于戲劇性的提煉和戲劇性的編排,所以這就是為什么很多來上這個課的學生會覺得我的素材那么真實,我的素材那么打動我,怎么就我寫出來的東西大家看了不感動的,我覺得這個技法其實是我們是需要去學習的。電影故事的寫作和戲劇的寫作其實還是有自己的章法,所以很多學員來到這里,他其實就是懷著一種老師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樣的章法和規律,讓我可以來有效地通過文字語言釋放我的情感。



寫故事就像是拳擊手打拳,是雙向的。


韓老師:寫故事其實有點像拳擊手打拳,是雙向的。首先自己要有力量,第二要有技法,如果你只有力量沒有技法,其實是打不出拳來的,就是瞎打,然后你只有技法而沒有力量,你出的拳永遠是空的,我覺得每個人對于自己生活情感的素材其實就是你拳頭的力量,你打出去的方式和方法其實就是我們編劇帶來的章法。


我想起了我當學生時寫作的很多困惑,那時候上本科,我總是帶著很多感覺去找老師說我想寫這樣的故事那樣的故事,老師會說你看你情感有余,章法不足對吧!其實就是當我自己有了這種困惑,我再去反過來當老師去教學生的時候,我會想到學生其實也會懷有這樣的困惑。


韓老師的編劇課堂


我覺得我的學生分為兩類,一類是他自己其實是特別有情感體驗,但就是不會寫,作為老師就是教他們怎么寫。還有一類學生是有自己的章法,但是不會開掘自己的情感,作為老師就是引導他們怎么樣開掘自己的情感。所以我經常在碰到第二類的學生的時候,會覺得好可惜,因為他會很程式化地去寫出很多,一看就是有大量的閱片量,他有很多二手經驗,寫出來的起承轉合都特別的頭頭是道,但是你要真挖他故事背后的情感,會覺得真可惜,就是對于人物的觀察,因為不到位使這個故事空有一個表殼的結構和節奏,但是卻沒有對人物的塑造,沒有情感沒有靈魂,甚至沒有把自己放進去的這樣的一種體驗。所以對于第二類的學生,我們采用的都是打開心扉挖掘自己,我覺得這個其實是中戲大學四年教我的。


中戲不教章法,就讓寫記敘文?


韓老師:我給大家講一個我上學時候的小例子。我們剛入學的時候覺得很奇怪,那時候我們的帶班老師是一個業內非常知名的編劇,那時候他的作品就已經在國際上拿獎了(具體是誰大家查一下就知道了)。我們剛入學時,這位老師不教我們章法,只是讓我們自己回去看一些劇作方向的書。悉德·菲爾德、羅伯特·麥基的書,還有很多戲劇本體論、觀影心理學的書,然后絲毫不在課堂上教章法,但就只是讓我們干一件事,每一周寫一篇生活記敘文。寫了一年左右就寫三個命題,我現在都牢記:我最難忘的一件事、我的父親母親和我的童年往事。隨著這個寫作的過程,我們很著急,我們是來學戲劇我們來學電影的,為什么讓我們寫這種東西?然后那時候對老師產生誤會,就覺得老師不教我們。



第二年的時候很奇怪還是不寫,老師也允許你去做一些少量的短片的創作,比如情境練習、人物塑造練習,也帶著你去做一些劇作方向的練習,但是主打的作業是教人間觀察,練習觀察人物,每周上大街上找一個職業的特性的人物,然后去觀察他,采訪他回來提交作業。那時候我們都用錄音筆,就拿著錄音筆去錄完了之后,一段一段地聽,做訪談記錄,然后今天聽了誰明天聽了誰啪啪啪記下來,這樣持續將近一年的時間。大二過去了,依然不會很系統地去告訴你該怎么樣寫故事。


到大三的時候,老師開始帶著做短片寫作,就是扎扎實實地系統寫作,然后你再回看的時候會發現老師那個時候的用意是什么,教我們去選材,教我們去做人物塑造。


我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感激那時候的老師,如果他是在大一就直接把他的那些技巧告訴我們,我覺得我可能寫出來的東西就像我說的后者同學寫的那樣空有技法缺少人物。我覺得中戲的這套體系對于我本科來說,是一種厚積薄發,他讓我在后面用技巧的時候,我會潛移默化地帶入到我之前所做的人物塑造,我會開始去思考在這個結構當中我的人物是否是合理的。我們就會發現很多編劇其實有的時候在編排結構和做人物(塑造)之間會有取舍,比如說為了保結構去人物,但是我們更加傾向于這兩者其實是互通的,人物對我們的結構是有推動的,因為它要推動事件,事件變化了,結構肯定會變化。反過來結構對人物也是有塑造作用的。


舉個例子,咱倆在聊天可能什么事都沒發生,咱倆之間的了解可能僅限于一級,但是因為現在隔壁著火了出這一件事兒,接下來小樹老師拼命地救我,讓我們的情感更加加深了一層,我覺得她可以跟我肝膽相照,這其實就是事件對人物的塑造,但是也因為小樹老師救了我這件事,這幾個舉動使得火滅了之后,事件又進行了展開,我覺得這就是人物和事件的關系。我們很多編劇在前期創作的時候為了技巧而技巧,保結構保節奏,啪啪啪地去捋大事件,我覺得這些不是說沒用,這些是要建立在人物搭建的基礎之上去用,就是一定是先有了人物,人物去延伸出來所有的人物情感。所以我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前期對人物所做的這些練習其實都是非常有用的。



如何融合中戲和北電的教學優勢


韓老師:我到電影學院讀研究生的時候,就感覺電影學院給我開出了另外一扇窗戶。我在中戲學習的時候,發現每個老師的體系其實都是圍繞著我們的一個方向去走,大家非常明確你到大四的時候要給出一個什么樣的東西來,就是所有的老師的課程可能都會配合這個去做。但來到北京電影學院你會發現百花齊放,每個老師的藝術觀點都不同,然后給我帶來的啟發也都不一樣。我覺得這兩個學校特別好,他們各自有各自的特色,讓我覺得在這七年的學習當中收獲很多。


當我后來再去做老師的時候,我其實也是想本著一個觀點,我一直在做一種融合,想給學生們開更多的窗戶,讓他們知道電影的門類有很多,不止有類型電影,文藝片里面也有很多分支,也有很多流派。會建議我的學生去打開自己的眼界,看更多的片子,去發現原來電影藝術有這么多的門類,與此同時也想要給他們一些最基礎的劇作體系的搭建,其實就是我一直以來立志做的一件事情。


韓老師在講課


后浪·拍電影網從2012年開班到現在已經七年的時間了,除了劇作班,還有創作班等等。在跟學生交流時我也會說,學生對我的反饋其實是豐富了我的教學體系,有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教學體系里面一定會有一些漏洞,但在跟學生一起做創作交流的過程當中,其實是彼此互補漏洞的一個界面,我覺得這個其實是特別好的。


我特別喜歡一句話叫從實踐當中來到實踐當中去,我們的劇作理論也是這樣的,一個編劇老師其實一定要有創作實踐經驗,就是從實踐里面取舍自己的很多經驗去反哺他的系統,然后再整合系統去教給學生,然后再帶著學生去實踐,這個過程其實是特別好的一個過程,這也是電影學院帶給我的一個瑰寶。我覺得我在電影學院遇到的每個老師都好厲害,他們可以說是水陸雙棲,站在講臺上,他能教你很多理論體系知識,出去后他能創作好多優秀的影視作品。我覺得老師們的實踐其實是反哺我們的教學的,使我們更能了解到,有些理論一定不是就擺在那里,一定是不可推翻或者是不可逾越,每套理論底下都有自己的一些問題,這些問題靠什么?其實就是靠后來人的實踐去豐富…… 


韓老師在課堂上


學生參差不齊,如何因材施教?


韓老師:與其說上課,其實更像是一個沙龍,大家聚在一起,建立在一個理論課程的基礎上,打開心扉聊自己想做的東西,我覺得這個過程其實特別好。通過這樣的一個窗戶,我們知道了很多生活當中其他人的生活和故事,高中生有高中生的苦惱,家庭主婦有家庭主婦的追求,在行業里面比如說有做律師的,有做服裝設計的。大家都有自己生活的一個維度,你會發現是故事把大家凝結在了一起,然后大家來了之后暢所欲言,我覺得這種感覺特別好……


韓老師的編劇課


學生來的訴求其實也很明確,就是老師你能不能幫到我,我有特別想說的話,你能不能讓我很暢快地通過一個故事說出來?我會在這個過程當中去區分,我說這個孩子可能不講究敘事,那我就不會用敘事的那種模式去匡求他一定得三分鐘就建置戲劇沖突,我一定不會這么要求這樣的學生。雖然他們處在一個班,但我對每個人的要求都不一樣,這就是藝術創作最好的地方,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想要的東西不一樣,因而我們各自追求的藝術的這條路也不一樣。


有些學生可能就說我來這其實就是要做商業片的,甚至他會拿來很多片子說我要做成這樣的片子,我會覺得這樣的也是一種路。還有很多學生很文藝,但是他又不想只是很文藝,讓別人看不懂他的敘事,我會教他一些敘事的章法,我覺得這個度其實是我們要互相去考量的……


學員課堂筆記


章法不是唯一的,創作的思維和探索的態度才是最重要的。


韓老師:比如對于類型場景的寫作,我們有時候也會講追逐的戲怎么寫,就是追逐類型場景,打斗場景怎么寫,浪漫場景怎么寫,喜劇場景怎么寫,然后我們還有對談場景,比如說我剛才說的就是一場非常明確的對談的場景。還有一種就叫鋪墊場景,可能有些戲表面看來人物之間沒有交流,但是他其實是一個極其重要的鋪墊,這個鋪墊其實是一種氣場,它整合了你劇中的這種氣氛,還幫助我們轉場。


這其實就是劇作當中我在跟學生去探討藝術創作的時候,我們開拓出來的很多個維度,我經常說條條大路通羅馬,電影不是唯一的,電影故事也不是唯一的,電影敘事的模式也不是唯一的,我們更可貴的是在一些老一代前輩的敘事模式的基礎之上,去獲得更多的探索。如果說學習是第一步,我覺得探索比學習更重要。我們在掌握了學習模式的基礎上,又更深一層地探索在這類型的基礎上有很多人做了反類型,或者是做類型的雜糅,或者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它的敘事模式在某一些段落做了一些調整,我覺得這是最愉快的一個過程,也是我跟學生在探索發現的過程當中,覺得最神奇的地方。


原來電影其實是也可以這么去做的,我覺得這個學習的體驗要比真正的單純只是學到一個章法要更有用。我可以這么明確地說,電影當然有章法,章法不唯一。就是學到了一個章法,并不一定就是真正得到了一個葵花寶典,就可以行走江湖了,一定不是這樣的。拿到葵花寶典不是最重要的,有可能你拿到的還不一定是葵花寶典。電影學院的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葵花寶典,你可能拿了18本葵花寶典,依然不會寫故事,這是有可能的。我覺得創作的思維和探索的態度其實是最重要的。就是我拿到了一本劇作法,我能不能在劇作法的基礎之上去探索它,然后慢慢就會變成我們一種創作的思維習慣,而當這種習慣融入到你的腦海當中,你再去提筆寫故事的時候,就再也不會按照你之前的那種平鋪直敘的原生態寫作了,一定會有自己的一些設計,我覺得這個設計是有必要的……


韓佳彤老師最新課程 



   文章來源:未知 

本文由 @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内蒙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