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創作“人物優先”的故事結構?
佐爾巴

2019-08-07 00:00:00

角色的情感之旅


《英雄之旅》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堅實的故事結構模板。它告訴我們角色應該去哪里,他們應該在路上遇到誰。實際上,它告訴我們一個角色在旅途中應該發生什么。


然而,這個故事結構只描繪了一半的畫面。它往往無法觸及打動觀眾內心深處情感共鳴的節拍:角色的情感之旅。


我們想要一個故事結構,不僅能夠解釋一個角色“外部”發生的旅程,而且能夠解釋一個角色“內部”發生的旅程。



給你的角色一個傷口


有缺陷的角色往往是有原因的。很多時候,他們的過去(通常是他們的青年時期)發生的事情對他們產生了深刻的創傷性影響。


這種創傷會造成角色的創傷。這是他們從那一刻起給每段關系帶來的情感包袱。


有些角色比其他人更善于隱藏自己的傷口。但不管怎樣,這些有缺陷的角色傾向于發展應對機制來處理他們的創傷。


應對機制包括否認、回歸、投射(包括抨擊)和文飾(作用)等。這些應對機制在功能上對有缺陷的角色的人際關系造成傷害,導致約翰·特魯比(John Truby)所說的角色的“道德脆弱”。


《心靈捕手》片段


在《心靈捕手》中,威爾應對攻擊性和投射。在《海底總動員》中,馬林神經質,過度保護自己,試圖阻止未來的傷害。


讓煽動事件擊中傷口


最終在你的角色的生活中會出現一件不可忽視的事情。這要么是一個問題,要么是一個機會,它往往會讓角色踏上一段旅程,迫使他們以某種方式面對自己的創傷。


這是外部旅程的開始,將迫使角色意識到,這將迫使角色意識到他們的傷口是阻礙他們關系的原因。


創造這一時刻的關鍵是思考那種會不斷迫使你的角色直面他們應對機制的后果的旅程。他們的創傷將如何阻止他們完成旅途中需要做的事情?角色將如何突破自己?



在《海底總動員》中,馬林可能遇到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他可能會失去一件正中要害的東西:他的兒子。這是一個完美的煽動事件,它迫使馬林開始面對他的傷口的旅程。


在你的故事中,這一關鍵時刻也將鎖定人物在故事過程中的主要欲望。通常這種愿望是回歸平衡(找到被拿走的東西,返回達到的東西,或者返回家中)


你的角色應該有一個天真的計劃


通常有缺陷的角色不愿意改變。如果你問他們生活中發生了什么,他們什么也不會說,非常感謝。他們做得很好。即使這些角色有渴望,他們也滿足于讓自己遠離夢想。


因此,無論煽動事件帶來了什么問題或機遇,結果往往是不受歡迎的。所以角色往往想要撤消所做的一切!它們想要回到平衡狀態。


在這一點上,你的角色設計了一個計劃。如果他們被拖離了家,這個計劃通常是一種回來的方法。如果一個陌生人來到鎮上,這通常是一個讓陌生人返回原地,讓事情回到原來的樣子的計劃。


這個計劃往往是一個角色認為會讓他們很快回到他們的舒適區。最重要的是,角色想要避免面對他們的創傷或改變他們的應對機制。對于一個有缺陷的角色來說,這是一個噩夢般的場景。


在這個角色看來,這個計劃往往是簡單和萬無一失的!(當然,從來都不是)“我只要做這件事,事情很快就會恢復正常……”當角色帶著他們天真的計劃出發后,他們可能會經歷一些看似在前進的事情,但幾乎總是有一股他們看不到的暗流。



在《心靈捕手》中,威爾認為他只需要完成他的強制性治療就可以了。他會回到他原來的生活。


揭示問題的本質


萬無一失的計劃從來就不是萬無一失的。這太天真了。它的前提是角色實際上不需要面對他們的傷口。角色計劃解決癥狀而不是根本原因。


中點是角色開始意識到他們所面對的問題比他們最初預想的要嚴重得多。


敵手的真正性質和力量終于暴露出來了。一切都比他們想象的嚴重得多。回家不會那么容易。他們最初的計劃不會奏效。


這就是泰坦尼克號撞上冰山的時刻。


這也是主角瞥見沒有他們的傷口生活會是什么樣子的時刻。他們對變化可能會是什么樣子有一瞬間的洞見,但他們很少能點燃那火焰。他們得到了短暫的接受和個性化的一瞥。他們可以把它藏起來,但他們還不知道如何使用它。


在《心靈捕手》中,威爾第一次敞開心扉,邀請斯凱拉進入他的生活,與他的朋友見面。


你的角色應該有一個絕望的計劃


由于角色現在才剛剛開始完全理解他們在處理什么,他們必須設計一個新的計劃。這一次,這個計劃更加絕望。


角色開始看到他們在處理什么,同時他們進入進攻性的“戰士模式”,他們也經常在情感上恢復絕望。他們以他們所知道的唯一方式,即以他們的傷口為先導,發動全面進攻。


這也是主角開始墮落到對手水平的地方。他們開始(或明或暗)相信,打敗對手的唯一方法就是在自己的游戲中與他們戰斗。問題在于,這種游戲往往是不道德的。


因此,有缺陷的性格開始了道德淪喪的旅程。他們的行為變得絕望,在道德上受到質疑。面對同盟者的抗議,這個角色越來越墮落,墮落到不道德的地步——這一切都是為了打敗對手。


給你的角色一個自我啟示


當然,這個絕望的計劃往往也不會奏效。角色的道德淪喪導致他們做出沖動、非理性和有害的決定,常常將他們所愛的人置于危險之中。正是在這一點上,角色往往達到一個低點。


這是故事的危機時刻。角色所愛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自己的決定。


《心靈捕手》片段


也正是在這一點上,這個角色往往沒有其他的責任。在把一生的時間都花在指責別人或為自己的行為找借口之后,他們最終只剩下自己,沒有別人。


只有在這一刻,角色才會開始質疑自己是否是問題的根源。這一刻是自我的啟示。


角色開始意識到他們的傷口是問題的根源。他們開始明白,如果他們想要成功地解決這個看似不可能的問題,他們首先必須解決自己的道德脆弱。


正是在這一刻,主角領悟到打敗對手的真正方法。



讓高潮成為一場價值體系之戰


通過對自身和手頭問題本質的全新理解,主人公現在能夠以正確的方式對抗對手:通過捍衛道德價值體系。


故事的高潮不只是兩個勇士之間的戰斗,而是兩個價值體系之間的戰斗。這是一場內在的戰爭,在這個角色曾經是誰和自我揭示過程中所擁抱的新價值體系之間。


通常只有接受新的價值體系,主角才能打敗對手。正是在這一刻,主題戰勝了一切(有時甚至超越了邏輯,正如布賴恩?麥克唐納所指出的)


角色的變化才是故事主題的亮點。


作為主題的內部變化


這個角色從創傷到道德衛冕的內在旅程是故事講述者的道德論證。正如約翰·特魯比所說,這是對“最佳生活方式”這一主題問題的回答。


如果你能構建你的故事以達到這些情感節拍,并且你能戲劇化你的角色從道德脆弱到道德規范的轉變,你就會有一個主題鮮明的故事。


來源:https://screencraft.org

作者:Ross Hartmann

 編譯:佐爾巴,僅用于學習和交流。 




課程推薦


作為拍電影網獨創,最具實操性,最受學員喜愛的編劇課程,由創客影視公司旗下的編劇韓佳彤主講,從故事創意到完整劇本,針對寫作過程中關鍵環節的核心問題,進行全程指導,并在課程結束后,完成一部電影劇本!


我們將每期選擇最優秀的學員,提供在影視公司創作的機會,加入到編劇創作的項目中去,學習和創作兼得。


點擊這里可了解課程詳情!



   文章來源:未知 

本文由 @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内蒙11选5技巧